命理学的自我膨胀与修正

  • A+
所属分类:其他

中国命学有一个很重要的臆想,那就是「万般皆有命,半点不由人」。这是臆想,而不是科学上严格的假设。不是假设,是臆想。

紫微斗数大部分结论都未经过严格的统计过程。不仅如此,不一样的人论命的结果也会有很大的差异。再者,准不准也经常是主观的,不是客观了。不过请求算命的人通常希望他的决策过程被简化,怎么简化呢?「算命先生,请您直接给我一个答案就好了!」

这让人想到这一个人缺乏管理自己的能力?有放弃生命主导权的倾向。但是这样的人多吗?

命里有不同人共用一张盘的问题,还有不同人分析逻辑不同的问题。即便您找了神算,您算出来的结果都不一定是最适当的,尽管他是全世界最准的算命师。因为你忽略了「你」这一个独立的个体的自由性,与存在的独一无二性。

张盛舒的科技紫微派为什么能够被企业家接受并做投资呢?重点在于张盛舒用了比一般斗数界更中肯的「统计学概念」。虽然说他弄错了很多斗数的菁随,不过在这一点上,科技紫微算是有他的重要价值。

「预测学」如果变成「宿命学」,那就有点凄惨。尽管很多人会沉迷在「外应」的现象上,不过其实外应的逻辑并不是中国人特有,也不是绝对不能做其他解释的。中国人所说的「外应」并不是中国人才有的智慧,外国人在很多地方都有应用到,比方「神经语言学」、「语言心理学」、「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生态地理解构」、「环境现象解构」、「文学分析」、「圣经密码」、「圣经比喻」、「建筑语意」、「视觉语意」...好多好多。

中国人的算命学虽然有他的独特性,不过经常是井底看天空,误认为外国人不懂中国的东西。中国的算命学其实是可以用来算一个大生态的学问,但是却用来仅仅服务一个人。至于斗数的命盘,是指涉一个环境,而不是指涉「你这个人」。抛弃「人」这一个存在的主体性,遑论「天」「地」「人」。分明一张命盘指取了「天」与「地」的关系,却强词夺理的说:「一张命盘可以定终生。」这是逻辑上与认知上的大谬。

中国人的外应的现象解析,好比「观景而知事」、「观面相、手相﹝取人类皮肤上的可变纹路与气色等﹞」...等,其实大部分都只是说结果,并没讨论缘由,或者更进一步的解析形成现象的逻辑来源,简称之为「觧其然,或觧其所然,而不知何以致其所然,更不求致其然之始。知末不知本。没有本体论,因为逻辑一开始就不知道本体在哪里。只在笼统涵盖后强行建构一个臆想,并企图以此当作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知识与施治标准,这就是算命学称不上是一门学术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千奇百怪的改运法会在算命后接着出笼的缘由。」。

这刚刚好与外国人不一样,西方人做现象解析除了说明推测结果,更重视讨论问题的本质。简而言之,外应可以看出一个人讲什么话代表他将有什么结果,但是中国人通常只做到这里就沾沾自喜了。但是西方人还会去找出这一个人为什么会说出这一句话的原因,因此西方人有很多心理语言学与神经语言学的文明发展成果。这大概是西方人虽然文明发展得慢,但是成就却远超越中国这一个文明古国的原因。

啊,如果看官一听到有人说西方人有很多中国人所没有的长处,就用复兴中华文化来给我戴帽子,那Seafar只有一个动作......

辨证与斗争是不一样的,斗争是辨证学的应用流派,并不是一切知识的本源。斗争制造知识研究的题材,斗争本身并不是「辨识力」。辨识力重视「不涉入现象中,或将自己仅可能的从现象中抽离出来」。很接近禅定唷。以此就容易知道什么是天地人中的「人」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