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千里的算命生涯

  • A+
所属分类:其他

一、南袁(树珊)、北韦(千里)

根据我的经验和认识,有太多的人,热中于论命谈相,而且,往往在众多友人相聚的场合里,话题也老是情不自禁地倾注在这个题目上。但是,兴趣是一回事,许多各人言之凿凿的经验或传闻,在听者的耳中当时不论是多么确信和动心,在过后理智的审判下,还是会冠上一个『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的结论。就以我个人而,每当面临臣大的痛苦或彷徨时刻,心中从未升起去拜访一位算命先生的念头。这一点,也可能和人类生命的韧力有关,无论多么困苦的岁月,人们总有法子忍受和生存下去的。

我的算命经验,最早是开始在大学时代,而当时那个年轻气盛的我,却只不过哈哈一笑,嗤之以鼻罢了。尔后,在我坎坷的生涯中,从未拜访过职业命相师,这一来是由于我不相信这回事,再来,便是已经毫无算命的闲情逸致了。

只有一次,因着帮朋友一些小忙,与友人在一处,他说他是一个研究面相的人,并且劝我不要将眉心画得太靠近,否则心情会郁结的。真的,天晓得!如今回溯过去,那几年真是忧心仲仲,我原本是一个眉宇生得十分开阔的人,居然会在那段时日里,鬼使神差地用自己的手法改变了自己的相!

直到这两年,我的境遇稍微好转,也同时有缘交几位知友,但是在清谈之余,也是多把许多人生大事的取决,归向于性格、环境和人生观等方面,因此,人励己励就决心对自己性格方面的缺失、多做修正和建设的工夫了。

六十八年四月,我到香港小住。在一个对我的未来命运,关心得超过我本人的好心善良朋友May的主动安排下,我再度有了一个听听一个不相干的人,谈谈自己事情的机会。

十分十分出乎意料的是,我居然与这位操着上海口音、满面白斑的长者在一席话谈下来的时候,竟然变得谈兴高昂,兴奋莫名了。事实上,在命相界,『南袁北韦』,这『南袁』指的是袁树珊,这『北韦』,指的当然也就是韦千里了。不过,读者千万不要奇怪,这位浙江嘉兴人士的韦老先生,祖籍可却是北平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