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无我,当下,时间,真理,信仰

佛法所说的"苦",绝不是主观痛苦的感受,而是客观的不圆满,不完美的意思,苦在巴利文里面是Dukkha,字面意思是“恶的空”。为什么是恶?因为诸法的生灭是压迫性的,所以是恶,为什么是空?因为诸法生起即灭,生起必灭,无永恒实体,不可依靠,所以是空。这是种存在方式的不圆满,而不是主观感受的痛苦。

佛法所说的"无我"是否定独立,恒常,主宰的任何实体性存在。无我,更准确的应是“无神”,它即不在自己的身心里(灵魂),也不在身心外(上帝)。但佛法完全承认个体性,这个体性,于世间来说,就是那股五蕴生灭之流。将佛法所说的无我,理解成没有"个人"甚至理解成无私,是对无我的最大扭曲!

无我只是否定的具有主宰,恒常,独立的实体存在,而从来不是否认个体性。没有个体性,业力将错乱,解脱也无有可能。抬胳膊再怎么缘生缘灭,你抬起的也只是你自己的胳膊,而不是别人的。如果你作意抬起别人的胳膊,你只能是白费功夫。有些人高喊无我就是没有你,没有我,没有众生,这是胡言乱语!

不断的去找那个“自我”,追问我是谁,是错误的做法,就像狗咬自己的尾巴,永远在绕圈。不是要去寻找或观察那个“我”,而是要去观察那些你所观察的(所缘),以及观察本身(能缘)是恒常的吗?是主宰的吗?是独立的吗?它们因何而生?因何而灭?如此你才能洞察无我,认识缘起。

仅仅做到活在当下还不够,还要如实观察当下诸法的无常性,苦性,无我性。其他宗教也有活在当下,比如大乘禅宗,比如西方的一些所谓开悟者,但是他们并不强调观察当下的无常,苦和无我,不强调生起厌离,而只是把活在当下作为一种可以带来身心快乐的生活哲学,如此就不是佛法。

生命的本质是观察,获取,侵占信息,犹如病毒。它总是试图去侵占,但实际却什么也无法拥有,而只有苦才是真实的。愚人为了生,不择手段,拼命攫取。智者心向无生,舍离,寂静,灭尽。

四念处,四圣谛,八正道,七觉支,三十七道品,这些全部是为了最后的识的熄灭。通过修习四念住,发现五蕴无常,苦,无我的真相,生起最为关键的“厌离”,导向寂静的涅槃。这厌离,是对五蕴的拒绝舍弃,它引起了识的最终熄灭,进而有涅槃的证得。

不是要去杀死"识",如果你要刻意去杀死它,那根本就是火上浇油,越烧越旺。正确应该是让识生起的驱动力丧失掉,让识无立足之处,识自然消失,那个驱动力是什么,是贪爱,它是燃料,使得识的大火不断燃烧。如何断除贪爱?通过对五蕴的如实观察,认识它们是无常,苦,和无我的,进而厌离舍弃,识自然熄灭。

时间是概念法,意思是指独立的,不基于五蕴生灭的时间是不存在的。而绝非不存在五蕴的生灭次序,更非过去即现在,未来即现在。我们大部分人的思维,认为时空是背景,是舞台,物质和意识是此舞台上的道具和角色,这种观念确实不对。没有背景,没有舞台,只有道具和角色,只有名色以及名色的生灭变化。

我自己也有人性当中丑恶的一面,甚至偶尔还会表现出来,但至少我能知道那是丑恶的,是应该被舍弃的,在漫长的修行之路上,我将战胜它们,而不是被它们击倒。尽管有的时候我很挣扎,但我一定会坚强,不会屈服。

对于喜欢谦虚的国人来说,佛陀解脱后声称自己是唯一正觉者是多么狂妄自大,有些人心里面希望哪怕佛陀真的发现了真理,他也应该表现出谦虚乃至无知的样子,这样才是自己心目中的圣者风范。他们更看重的是圣者风范,而不是他是否真的发现了真理。我不介意佛陀的"狂妄",我只在乎他是否真的发现了真理。

我随时做好摧毁自己信仰的准备,而且我也经历过这种自我信仰的摧毁,虽然比较痛,但是并非不可达之。只要事实证据足够充分,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所坚信的佛陀,都完全可以推翻之。我警惕为了维护自我和信仰而自圆其说的心理倾向,那造成很多盲从的悲剧,我目睹过很多这样的悲剧并拒绝成为这种悲剧。

“一切苦发生,皆是缘于识,由识之离灭,无苦可发生,苦缘识而生,了知此过患,识若寂静故,无爱即寂灭”---《经集,大品》

weinxin
公众号扫一扫,或许我们更有缘
三世命理揭人生富贵与悲凉,寻找内心的那份安详与宁静,愿你我一路好走。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