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独坐丑未

天府在丑未宫安命,必有太阳、太阴相夹。在丑宫时,太阳在子宫落陷,不如在未宫时,太阳在午宫乘旺。所以当在丑宫安命时,主人格外能发挥天府的特点,谨慎、保守、不擅长运用财帛。而当于未宫安命时,反能打破保守,寻求突破,虽人生因此增加了波动,但却能有较大成就,而且运用钱财的能力亦因此增加。

天府居丑未宫,所会合的星曜是迁移宫的廉贞七杀、事业宫天相,以及财帛宫借入的紫微贪狼。比较起来事业宫的星曜较弱 ,而财帛宫星曜则欠安定,所以这个星系很难构成上上之格,即使有辅佐诸曜并集,亦仅能于公职、财经界、企业行政岗位上出任首脑。而且必须是化禄、化权、化科会照,无煞曜空劫,始能富贵兼备。若更见禄存、天马,则宜经商,可以致富,并因财富带来的社会地位及名誉。

若逢空劫,即使诸吉毕集,亦主其人孤立,但仍为人尊重,但却感到空虚。若田宅宫或夫妻宫、子女宫不吉者,则易有刑伤配偶及子女之痛,或仅有女无子,或须再婚始能白发,人生难得完美。

若吉曜少而煞曜多则人生更欠安定。四煞并照,则天府的优点全失,变为善谋好诈之人。更会天姚,主权术阴谋。

女命在现代社会,亦可从政、从商、成为领袖人物。但婚姻多不理想,喜欢在锁碎事物或家务中驾凌丈夫。若丈夫服贴,则嫌其才智不如自己。则这种缺点不大,可以克制改善。

天府在丑未二宫独坐,对宫为[廉贞七杀],三合宫为天相独坐,以及借星安宫的[紫微贪狼]。

天府在十二宫中,唯此二宫垣的天府须看夹宫,因为它必被太阳,太阴所夹,而且是天府独坐。

夹宫喜太阳庙旺,不喜空陷。因此一般而言,未宫的天府较丑宫为佳,能于保守中寻求突破,丑宫者则多为纯保守型。

此外,天府喜得禄,喜得朝拱,不喜空露,这此特点都已在前章讨论过。丑未二宫的天府自不例外。

但要推断天府在此二宫垣的本质,则须注意其为谦和,抑或怯懦。

谦和的天府,为人虽不露棱角,但外圆内方,做事依然有原则,所以表面不见其轰轰烈烈,但实际上却能因应环境而得发展。一般被午宫太阳所夹者,多具此本质。

怯懦的天府,则时时不敢改变环境,表面上小心谨慎,实际上做事缺乏原则,因而事业往往于不知不觉萎缩。一般被子宫太阳所夹者多具此本质。

但若天府有[百官朝拱],或本身化枓,则虽居丑垣亦不冷退怯懦,若煞忌刑曜会照过重,吉曜则少见,则虽居未垣亦不为谦和。

三方四正的影响,最嫌会上[刑忌]夹的天相,以及[紫微贪狼]而贪狼化忌。这两组星曜都可因后天环境的波折,而导致天府怯懦,凡事不思改变进取,有如广府人所说的[船头慌鬼,船尾慌贼。]

对宫[廉贞七杀],而廉贞化忌,亦影响天府怯懦。但却是由于自身的学识,不足以负担重任而造成,并不由于人生的挫折。所以只需天府有辅弼同会(二曜同度更佳),则可抵消廉贞化忌的缺点。

三方四正若见[财荫]夹的天相,以及[紫贪]而紫微化科、化权,或贪狼化禄,化权,这些星曜都因后天人事的顺遂,而导致天府有徐图发展的实力,因而便易形成谦和的本质。

对宫[廉贞七杀]而廉贞化禄,可以增加天府的谦和,但这种谦和却可能欠缺诚意([廉贞七杀]有天虚、阴煞、空曜同度者尤甚),所以事业难佳,往往缺少人缘。

至于天府得禄则易成谦和,无绿则易成怯懦,此又为一般通则,不必赘述。

[天机太阴]同度的宫垣,只需不见化忌,即为谦和的天府所喜,无论为流年大限,均可在稳定的基础发展,如春天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

怯懦本质的天府,虽无忌星困扰,但亦必多困扰。即使是在流年,亦往往有小纠纷,而本人又太过斤斤计较,因此情绪不佳。

只有当天机太阴见吉化(尤喜见天梁化科来会)之时,才能改善天府的怯懦,在是非竞争中依然有自己处事的原则。

[紫微贪狼]同度的宫垣,往往为谦和本质天府一生人的佳运,因为[紫贪]原已有改变能于无影无形的性质,所以跟此天府的本质便非常之吻合,只需见吉会、吉化,即可发挥其潜质。见魁铖者尤佳。

唯原局紫微化权,则武曲必化忌,倘为落陷太阳所夹的天府,则易一时冲动,妄求急剧扭转局面,反而招致挫败。唯入庙太阳所夹的天府却无妨。

怯懦的天府经行[紫贪]宫垣,最不喜见化忌。若火星铃星同度,在大限,必暴发暴败,因而更增其怯懦。须祥察十年流年,找出成败的年份以为趋避。

巨门独坐的宫垣,一般不为天府所喜。谦和者易发生停滞不前的苦闷,而怯懦者更有进退失据之感。巨门化忌,或对宫天同化忌者尤甚。除非巨门原有吉化,为天同吉化冲起,则可平稳发展,日有进益。而怯懦者往往于此时又安于现状,于是进步便告停止。

天相独坐的宫垣,为[刑忌]夹,为火铃夹,空劫夹,皆为怯懦本质的天府所忌,进退皆有挫折失败的危机,谦和者仅主受压力,仍可将压力化解于无形。除非同时见流煞冲会,又无辅佐吉曜成为助力。始主于压力中退步。

天相与禄存同度,则皆为天府极须保守的运限或流年。

天梁独坐的宫垣,怯懦的天府常易招是非,除非辅佐齐会,天梁化科,然后可以成为收获的运限或流年。谦和者较吉,但锋芒太露,亦易受人指责、排挤,见吉曜吉化,则名高利重。

天梁会天机化忌太阴化忌,则无论何种本质的天府,皆为失败之运,怯懦者易中别人的陷阱,谦和者则易犹豫而失机会。

[廉贞七杀] 躔度的宫垣,有化禄,则为天府所喜,为得意的运限,谦和者更指挥如意,无往而不利。若化忌,则为凶险的运限,具怯懦本质者更引起官非诉讼,或纠纷横逆,须祥各宫垣星曜而定是非横逆之来源。

在流年,怯懦者往往[廉杀]为有进取机遇的年份,只需见吉化、吉曜在三方四正,即须注意把握机会。

天同独坐的宫垣,若化忌,则为天府发生感情波折,情绪纷扰的运限年限。怯懦更易从此陷入感情的罗网,形成终生内心痛苦。

若化禄,则无论何种性质的天府皆视之为佳运。本质怯懦者若只求逸乐,安于现状,即易因之渐告冷退。

天同往往又为天府不利婚姻的宫垣,无论流年或大运,皆宜对此留意,须视桃花诸曜的分布而定其不利程度。

[武曲破军]同度的宫坦,只需见吉化,即为天府所喜,怯懦者更视此为命运转变的机会。

最喜武曲化禄。若破军化禄则稍嫌强烈,与天府的气质不相投,反有劳累,耽心的情绪出现。本质怯懦者更有力不从心之感。

太阳独坐的运限,一般喜入庙而不喜落陷。怯懦的天府往往以太阳为人生第二个运限,此时即易更因之形成怯懦的本质。故必须在此运限内加强修养,以免影响后运。

谦和的天府则喜行入庙的太阳,所以人生便多积极。最不喜欢太阳化忌,则是非尤怨齐来,又易不利父母,更主缺乏长辈提拔,于流年,影响尚小,于大运,则必须坚忍而不丧志,然后始可奠定人生的基础。

兹举一天府守[事业宫]的例子以说明一一

安命酉宫,无正曜,借对宫[紫微贪狼]安星。事业宫在丑,天府独坐,为落陷的太阳所夹。甲年生人,事业宫见廉贞化禄,唯陀罗则与天府同度。[紫贪]带擎羊,亦因借星安宫的关系,同时照射天府。

此种性质的天府,仅赖廉贞化禄稍减其怯懦之性,本身并不积极。

至庚午大运,事业宫为天同化忌,有铃星同度,又躔桃花诸曜于大运命宫,于是便因生意上的交际应酬,渐而沉迷酒色赌博。至甲子年,事业宫巨门独守,会太阳化忌及天同化忌,于是事业突受竞争打击,其人尚不以为意,仍耽于逸乐,且思离婚再娶(读者可检视流年及大限的夫妻宫),于乙丑年即一败涂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