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太阴在寅申

天机太阴在寅申二宫同度,财帛宫天同,事业宫天梁,是一个典型的[机月同梁]的星系,古人说[机月同梁作吏人],本宫最为标准。

本宫星曜性质,处事有条理而且一板一眼,能按既定的方针与计划办事,所以宜于公职或担任职务。现代社会重视企业管理,最宜于以该宫为命宫的人。

另一方面[机月同梁]的格局亦主人偏近于阴柔的一面,男性固易于接近异性,懂得女人心理;女性亦主容貌美丽,感情丰富,易得异性追求。

但这种阴柔的性格可以发展成为内怀权术,工于心计,耍小手段,这亦是[作吏人]的基本因素。

所以无论男女命,不宜昌曲同度会照,因为加上文星的点缀,太过阴柔,不但易流为华而不实,而且容易巧言令色以讨人别人的欢心。

本宫的格局,最宜见辅弼及禄存,则能增加气势,兼且使心智高尚。若见化禄、化权、化科并照,则能富能贵,虽居幕僚亦可职掌权威。唯天机化禄于本宫,于财帛有损后方招之迹象,见煞则入不敷支,见吉则出小财进大财。

女命天机太阴外貌美好,内心则多困扰,天机再化忌星,则多愁善感,对异性忽冷忽热,若即若离。若四煞冲破,宜作继室,否则刑克不免。更遇桃花诸曜,则宜从事天演艺术,会天同主受好音乐,故可考虑从事歌艺,但仍易为异性所追求。

[天机太阴]于寅申二宫同度,对宫无正曜,三合宫为天梁独坐,及天同独坐。

要推断此二宫垣[机月]的本质,须分别其为理智抑或情绪。

天梁主理智,在午宫者尤甚,化权、化科又更甚。

天同主情绪,化禄、化忌皆加重感情色彩。唯化禄则易迷溺嗜好,化忌则心志不扬,自卑重。昌曲同度更加强其情绪化的倾向。

昌曲可以加强情绪,但如天梁理智过甚(如午宫天梁化科,有羊陀照射),则宜昌曲调和。

辅弼,魁铖可以加强理智。如天同情绪太过(如在辰宫化忌),则宜辅弼、魁钺调和。

天机太阴本身,化禄、化权仅主格局高尚,并不代表为理智或为情绪。唯二者化忌,则影响理智为自私的行为,影响情绪为权术手段,二得皆不良倾向。若星曜不吉,又见陀罗同度,则为心志卑下。

理智型的[机月],具僚幕的本质,于流年运限见煞忌则多是非斗争,见吉化吉曜则易得展所长。情绪型的[机月],具艺术气质,于流年运限见煞忌,最不宜并见桃花,否则必生感情困扰,以至内心痛苦(福德宫巨门化忌者尤甚)。

[紫微贪狼]同度的宫垣,对情绪化的[天机太阴],必须桃花不重,又不见化忌,始为有利的运限及年限,否则恐将精神转移于感情,且对后运有影响。理智型者,最喜贪狼在大运化权,则为事业机遇。贪狼化忌亦无妨,不过较多失意,但仍为一生奠基的运限,年限遇之则防挫折。

[紫贪]有火铃同度,利流年不利大运,流年主多意外之喜,若在大运,则暴发必继之以暴败。理智者败于过份冷酷自利,情绪者败于得意忘形,贪图欲乐。

巨门独坐的宫垣,若见煞曜,则为[机月]是非之扰,尤不喜陀罗同度,为流陀冲会,则无论何种性质的[机月]皆多困扰,唯理智者多受排挤、谣谤,而情绪者则易生畸恋苦恋,或主机谋手段自食其果。

若巨门吉化,有吉曜同度,则为创建事业的运限或流年。情绪化的[机月],见辅弼、魁钺,则主受人欢迎。

天相独坐的宫垣,一般不利理智型的[机月],主不宜独当一面。唯于此运限,其人又往往有出露头角的冲动,所以流年尚易趋避,大运则每多困扰不安。

情绪型的[机月],即使在天相大运,只需见吉曜,亦容易自得其乐度过。唯[刑忌]夹则仍多内心困扰。

天相有昌曲,辅弼同度,五四煞冲会,则无论何种性质的[机月]皆宜经行,原局有气势者,亦可独当一面,不宜出锋头,尤忌卷入政治漩涡(企业内部的人事派系斗争亦为政治漩涡)。

天梁在午,宜情绪型的[机月]经行,在子,则宜理智型,是乃谓为调和。若相反,情绪型者易多灾病,理智型者则易兴诉讼。

无论在流年或大运,[机月]经行天梁躔度的宫垣,必须依正道而行,理智者不可用尽机心,找别人的缺点以打击,情绪者不可因一时失意或得意(祥实际星曜组合而定得失)而运用阴谋手段或盛气凌人而致招祸,此则为自处之道。天梁宫垣,为[机月]的重要年运,对此须特别注意。

[廉贞七杀]同度的宫垣,吉化见吉,则无论何种性质的[机月]均喜,理智者易掌权力,情绪者多吉利的机遇。若煞忌刑耗并照,则理智者宜守不宜攻,更不宜太过坚持原则,情绪者易受情绪打击,均以一动不如一静为宜.

在一般情形下,吉凶须兼视对宫的天府,有禄则吉,空露则凶。

天同独坐的宫垣,见吉化亦仅利于理智型的[机月],情绪者有桃花诸曜并临,反为容易于稍有成就时即自招感情困扰,见煞忌刑耗重重,则易因畸恋而身败名裂。

天同有陀罗同度者尤甚。若铃星与陀罗同躔,则纵有吉化,亦为任何性质的[机月]所不喜,主动则得咎。

[武曲破军]同度的宫垣,见吉化吉曜,利理智型的[机月],于大运,为发展性的运性,于流年,亦可以把握机会。情绪型者则有劳累之感,往往因之失去机遇。

最不喜运限贪狼化忌,冲起原局武曲化忌,则为[机月]的厄运,不但动则得咎,而且可能有灾病。

太阳独坐的宫垣,一般喜入庙不喜落陷。理智的[机月],于入庙的宫垣多奋发之机会,而于落陷的宫垣则反主屈服难伸。情绪者于入庙宫垣亦多情绪开朗,于落陷的宫垣则主精神困扰。

天府独坐的宫垣,推断异常简单,只需不空露即可。若空露,则为任何本质的[机月]所不宜,理智者固难求名利,情绪化者则多内心压力。无论流年或大运皆如是。

女命尤嫌行空露的天府运限。于此运限内以不谈论婚嫁为宜。若婚嫁则感情纷扰发生,藕断丝连,非常影响后运。

现在举一[天机太阴]在[福德宫]的例子,以作说明――

命宫太阳在子,福德宫[天机大阴],庚年生人,命宫太阳化禄,福德宫则会天同化忌,以对宫的禄存,天马,又有辅弼会照。这种组合,显示其福德宫有自卑感,相当情绪化。

至己卯大限,福德宫天相独坐,为羊铃照射,又躔流陀。更加地空,地劫同度,所以主因出头露角而招惹是非。

癸亥年,福德宫天府,为火铃羊陀四煞照射,加上[火陀]成为一组,在未宫,[羊铃]成为一组,在酉宫,基组合特别不良,于是乃发生滥用职权的事,以致是非诉讼丛生。这种事件,主要是由于自卑感与自尊心的冲突而致。由福德宫即可显示

weinxin
公众号扫一扫,或许我们更有缘
三世命理揭人生富贵与悲凉,寻找内心的那份安详与宁静,愿你我一路好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