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太阳在丑未

太阳太阴在丑未二宫同度,太阳在丑宫落陷,太阴则在未宫落陷,两个宫位都有一颗落陷的正曜。所以古人虽有[日月并明]的格局,所指的其实不应该是日月在丑未宫的情况,而是指太阳居卯、太阴居亥的会合。

当太阳太阴同度之时,最基本的性质就是令人有忽阴忽阳的表现。

具体来说对人的态度忽冷忽热,对事业一时极积一时消极,对于钱财一时大方一时吝啬,此便即是忽阴忽阳的性格。

两个宫位比较,丑宫的太阳因失辉的缘故,太阳的光辉不能将太阴照亮,但在未宫失辉的太阴却可得太阳的照应,所以一般来说丑宫不如未宫。丑宫安命的人,容易表现出作事虚浮的特色,而未宫安命时,则基本上有豪迈的个性。但当煞曜会照之时,则两宫安命都表现得吝啬。假如太阳化忌,则可能童年与父母缺缘份,自身则多病或亦虚惊。太阴化忌则多忧多虑,人生亦艰苦。

太阳在丑宫化禄、化权、化科可以增加太阳的力量,得与入庙的太阴平衡,因此个性便比较开朗,人生的际遇亦较顺遂,从事服务性行业或公教职务亦可有成就。尤喜昌曲在巳酉宫来会,则不但可增加人的社会地位,同时亦增强其领导能力。这即是太阳主贵的特色。

太阳在未宫化禄、化权、化科使本来已经得地的太阳更加生色,所以个性就较偏向于积极,但却失去太阴的冷静。同时太阳主贵而不主富的特性,亦发挥的淋漓尽致,主人有地位而财禄未必丰厚。亦喜昌曲于亥卯两宫来会合,则未宫的太阳更加出色。

在丑未两宫,太阴化禄、化权、化科不如太阳之得化曜。化禄一般不利感情,且多是非口舌,化权则常易感到力不从心,无法开展事业,化科则主可得虚名而少实际。

在这两个宫垣的太阴太阳亦不宜见火、铃、羊、陀四煞,女命尤忌与火星同宫,虽胸无城府,但易感情用事。

太阴太阳同度的宫垣,因借星安宫时会合天同而非天梁,因此宜坐不宜向。

太阴太阳同度丑未宫,未宫因太阳得地故而优于丑宫。

[太阴太阳]于丑未二宫同度,对宫无正曜,三合宫为天梁独坐,及借星安宫的[天机巨门]。

[太阴太阳]同度的宫垣,坐不如向。例如[日月]在丑,未宫安命,无正曜,借丑宫的[日月]入宫安星。古人所谓:[日月同未,命安丑,候伯之材。日月同丑,命安未,候伯之材]便是此意。

当[太阴太阳]被借入对宫之时,仍然得会[机巨],但合宫另一边所会的却是天同而非天梁。天梁带孤克之性,天同则无,所以借星安宫比守本宫有利。

由于会合天梁的关系,未宫的[日月]又优于丑宫,因为未宫为太阳得地,而丑宫者落陷,因而未宫的太阳便可解天梁的孤忌,而丑宫则不能。

所以要推断[日月]坐此二宫垣的本质,便须分别其为开朗,抑为沉郁。

太阳的光热足以解天梁的孤忌,则此格局的[日月]便属于开朗;若相反,太阳的光热不足以解天梁的孤忌,便属于沉郁。若介乎两者之间,即是忽阴忽阳的表现。

太阴化禄、权、科,不如太阳化禄、权、科,当太阴化之时,仍不足以解天梁的孤忌,只可以说,减少了太阴本身的沉潜收敛之性而已。若太阳吉化,增加了光华,然后始可以形成开朗的性质。

因此,太阳化忌,其缺点又严重过太阴化忌。当太阳化为忌星之时,与天梁的气质彼此相投,因而就加强了孤忌之性,变为外表不可捉摸,而内心痛苦亦不足为外人道的沉郁。

[日月]有诸吉拱会,如魁钺对拱,昌曲夹命,辅弼同躔之类,则可以增加它的开朗。反之,若煞忌刑耗交侵,则使它的本质更为沉郁。

所会的天梁有吉化,亦可以减少沉郁,即使天梁化禄,亦总比不化禄好。与陀罗同度之时,天梁孤忌之性最重,因而影响[日月]沉郁之性增加。

[天机巨门]二曜,天机化忌不影响沉郁,巨门化忌则有很大的影响。当天机吉化之时,不如巨门吉化,因为吉化后的巨门,去遮挡别人光彩的力量转为柔和,则可减少[日月]沉郁之性。

贪狼独坐的宫垣,一般仅对开朗的[日月]有利。如果本质沉郁者经行,则不宜见贪狼化忌,更不宜见对宫廉贞化忌,主人生际遇颠沛流离,更易滋生内心的痛苦。

当贪狼吉化之时,又不适宜过份开朗的[日月],若原局太阴有吉化,有适度的收敛,经行贪狼吉化的宫垣,才不会变成浮华。

一般情形下,贪狼较利开朗的[日月]而不利沉郁,沉郁者既易失去机会,又易因内心的阴暗面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改变,人生也就多增波折。

当贪狼与陀罗同度之时,[日月]经行,只主内心感情的波动,不主行为浪漫。

[天机巨门]同度的宫垣,凡有煞忌刑曜,则无论何种性质的[日月]皆不利。大致上沉郁者较不喜巨门化忌,开朗者较不喜天机化忌。前者多烦恼困扰,后者多动荡不安。

天机吉化,则沉郁者仅主表面顺遂,并不能减少内心的忧虑;巨门吉化,则开朗者亦仅主表面风光,实际上脚跟仍未站稳。故必须二者同时吉化(一在原局,一在运限,或一在运限,一在流年),然后始为最利。

[紫微天相]同度的宫垣,若为[刑忌]所夹,而[日月]沉郁的本质又重时,则主灾难频繁,且有可能发生影响终生的疾病。

若为[财荫]夹,则具开朗本质者易受人支持、拥护,具沉郁本质者仅为顺遂的运势而已。

[紫相]会廉贞化忌,沉郁者往往于顺境中忽受打击,[紫相]会武曲化忌,则开朗者易发展太过而忽生困顿。宜详各流年加以进退趋避。

天梁独坐的宫垣,若原局孤忌之性太重者,沉郁本质的,[日月]经行,反复挫折不免,自身亦多灾病,开朗本质的[日月]经行,则仅为人生的一种磨练,无实际损害。

所以天梁化权、化科,比化禄要好,化禄仍不能抵消其孤忌,化科又比化权好,孤忌之性全消。当天梁化科时,更得吉星祥曜拱会,开朗的[日月]经行,往往为鼎成的运势。

七杀独守的宫垣,亦仅利开朗的[日月],则可因利导势,使客观环境发生良好的转变。若本质沉郁,则反主多动荡不安。这时若更见煞忌刑凑合,则往往发生绝大的倾败。本质沉郁太甚者且须防癌症,或其它绝症。

在流年,若武曲吉化、贪狼亦吉化,则虽本质沉郁的[日月]经行,亦主是年可以发越,导致一段时期的良好运势来临。

廉贞独坐的宫垣,虽廉贞化禄,对本质沉郁的[日月]亦不太有利,原局有陀罗同度时更不利,仍主滋生内心不安,化忌当然更坏。若化忌而又为羊陀所夹。本质太沉郁的[日月],往往为大倾败之年。

开朗的[日月]喜廉贞化禄,但亦不喜廉贞化忌。

破军独坐的宫垣,无论何种本质的[日月],经行皆有缺点,唯开朗者不利的程度较小。中州派有一句口诀:日月踞度破军,运无全美,可详十二宫来注定其不利的性质,或子女,或夫妻,或父母,或疾厄,在各宫垣一定找得出缺点,不可专注于财帛宫及事业宫的推断。

若破军吉化,见辅佐诸曜,则往往为[日用]开运之期。这与前述并无矛盾,因为运势有缺点不等于不能开运。

天同独坐的宫垣,若具稳定色彩者,始宜[日月]经行,而开朗者更为吉利。沉郁者经行不稳定的天同宫度,则不免先经挫折或破败,然后始告安定。

沉郁的[日月],经行至天同化禄的宫度,女命尤须防失足。在流年化禄者重,原局化禄者轻。

[武曲天府]同度的宫垣,具统筹力者,利任何本质的[日月]经行。若具偏弊之性,则沉郁者喜具行动力的[武府],开朗者喜具保守力的[武府],可以弥补自身的缺憾。

若[武府]性质偏弊,则沉郁的[日用]经行,往往六亲冰炭,自身亦颠沛流离。

现在举一[日月]守[夫妻宫]的例子加以说明一一

命宫[天机巨门]在卯,丁年生人,巨门化忌,夫妻[太阳太阴],太阴化禄,但为羊陀并射,本质属于沉郁,只是由于太阴吉化,所以沉郁之性不太恶劣。

至辛亥运,夫妻宫无正曜,借对宫[天机巨门]安星,有流禄同度,[机巨]为羊陀所夹。巨门原局化忌至此忽化为禄星,于是妻子不安于室,提出离异的要求。

若原局[太阴太阳]具开朗本质,至此运限,不应有同样事件发生。最坏的性质是原局为羊陀照射,至大运则为羊陀夹忌,更为巨门化禄挑起星曜性质的冲突,所以难免滋生事端。

weinxin
公众号扫一扫,或许我们更有缘
三世命理揭人生富贵与悲凉,寻找内心的那份安详与宁静,愿你我一路好走。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