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同太阴在子午

[天同太阴]于子午二宫同度,对宫无正曜,三合宫所会为[天机天梁],及借星安宫的[太阳巨门],在子宫二曜皆入庙,在午宫二曜失陷,所以性质不同。

[天同太阴]在子宫,男女皆对异性有吸引力,而自身亦温柔体贴,加上太阴感情丰富、天同温文有礼的本质,所以很容易惹起感情纷扰。尤其是女性,天同太阴坐命本已擅长修饰美容,若有一二点煞星同度,则更觉容貌美艳夺目,肤色白晳,体态丰满,所以易吸引异性追求,若福德宫太阳巨门加羊、陀,则很容易失足,以致姻缘不利。

若于迁移宫有擎羊会照,因擎羊的激发,反主其人能武职荣身,宜从事军警或保安工作。

天同太阴坐午宫,若逢煞曜,古人认为主[肢体赢黄]及[男女漂蓬]。此皆因二曜同度时落陷的缘故,若日人生更甚。

但若同时有擎羊同度,则是[马头带箭]的大格,主掌握兵权,立战功于边域,但必须经历艰难险阻然后富贵。在现代未必有战功的机会,若从事工业,亦可白手兴家,但以不再会其他煞曜始为合格。若见煞忌,则人生更多坷坎,而成就亦不如合格者之大。

天同太阴安命,必会天机天梁,是为[机月同梁]格。由于财帛宫借会太阳巨门,所以除利于服务公职,或参加大机构大企业工作外,特别利于从事与外国人有关的事务,或受外国人提拔。若禄权科会命宫,而太阳巨门化忌见刑曜者,则可成为律师或从事司法、立法。

天同化禄主人生活闲适,有生活情趣,但亦增加感情困扰的力量。若太阴化禄则天同必同时化权,天机必同时化科,为[机月同梁]的大格,可成为政要或企业首脑。

天同化权比化禄更佳,使天同太阴受到激发,事业亦更易发展,人生亦多坦途。但若太阴化权,虽使人多内才,擅权变,可是一生的事业亦多变动。女命逢之应注意处理感情问题。

天同化忌于子午二宫不妨,太阴亦不畏于子宫化忌,唯于午宫化忌时,男女皆对女亲不利,但却对数理科技有特殊天才。

天同不喜见化科,若更见文曜,一生易受爱情痛苦。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却亦甚宜从事文教、文化事业。从事学术研究,亦必有成就。

要推断此二宫垣的[天同太阴]本质,须分别其为积极,抑或消极(古人称为[志高]与[志卑])。

[天同太阴]在午,较为积极,所以喜擎羊同度,称为[马头带剑],主经过人生的奋斗而成富贵。

在子则不喜擎羊同度,因子宫的[同阴]较为消极,经不起人生的磨练。

天同得吉化,即主积极,而太阴吉化者次之。倘天同或太阴化忌,则本质消极,亦不成[马头带箭]的格局。

天同喜会辅弼,较会昌曲者为积极。

积极的[同阴],为辅佐诸曜同会,亦有擎羊同会,则主受激发。不宜与空曜同度,否则虽积极而偏多空想。

消极的[同阴],为吉曜轻而煞曜重,尤不喜火铃、空劫同度。若桃花诸曜云集,则更易流为风月,人生亦因此消极。

所会的[天机天梁],以天机化权化科为佳,化禄则不宜会桃花,天梁以化科为佳,化禄化权亦不宜桃花,主人发迹后,易追求酒色财气的享受而致倾败。

所会的[太阳巨门],辛年生人,巨日化禄权,主受异族推崇。丙戊年生人,擎羊同度,成[马头带箭]格,影响[同阴]积极。若太阳巨门化忌,则亦影响[同阴]消极。

[武曲贪狼]同度的宫垣,一般为积极的[同阴]所宜,主先经周折而能奠立事业基础,消极者则纵有享受,但却易于丧志。

若有吉化,会吉,消极者宜提高理想,积极者则为进取之运,无论大运或流年均如是。倘有煞忌刑者为磨练,消极者则多灾难,流年亦如是。

最喜魁钺对供,则无论何种本质的[同阴],均得受人赏识提拔,见煞忌则提拔之力减轻而已。火铃同度,积极者易保持运势,消极者发不耐久。

[太阳巨门]同度的宫垣,太阳吉化,积极者一般为兴发的运程或流年,而消极者亦多顺遂。若太阳化科,消极者仅得虚名,而积极者则实至名归,流年遇此,程度减轻。

太阳化忌,则更不宜与天刑有煞曜同度,否则主官非,或受拖累落职。一般情形下,喜见辅佐诸曜,则无论流年大运均吉,消极者仅获吉的程度不如积极者。

天相独坐的宫垣,积极者即使遇[刑忌]夹,亦不过为安定而无发展的运势,消极者则易招压力。若火铃同会,或见羊陀同会,则积极者主招是非失意,消极者易因愤怒而招惹官非横逆。一般而言,[同阴]以天相为弱宫,仅利沉潜,不宜奋进,在流年亦如是。

[天机天梁]同度的宫垣,宜[同阴]经行,见吉化吉曜,积极者即以此为收获的运限,消极者程度较次,在流年亦有此意味。若在大运天机化忌,极积者无妨,仅主名高招谤,消极者则多计划失败,在流年亦同。最不宜天梁化禄与天机化忌同度,则无论何种本质的[同阴],皆防因财禄而招非,更见煞曜刑星,风波不小。

[紫微七杀]同度的宫垣,若威权太重,亦不为积极的[同阴]所喜,恐反致孤立,而消极者则往往多人生空幻的感慨。但在流年则为[同阴]得兴发之机,消极者更宜把握机会。若刑煞之星太重,则无论何种性质的[同阴],皆为灾病之运,在流年仅程度减轻。

[廉贞破军]同度的宫垣,见破军化禄最为吉利,积极者可创立事功,而消极者亦有突破的机会。最宜见辅佐诸曜同会,则谋事省力,且可致地位提高,若见煞忌诸曜,消极者尤多是非横逆,更见刑耗,主官非。积极者亦宜安静而不宜进取,在流年亦同。[廉破]最不宜与火铃同躔,主因财招祸,消极者尤甚。

天府独坐的宫垣, 一般不为[同阴]所宜,主停滞不前,若天府空露,则更主困顿。若见吉化,又见[财荫夹印]来会,则主享受福荫,但亦同时暗生损耗,消极者尤甚。大运见充实的天府,积极者主生财,消极者主享受,若见空露的天府,则积极者主败财,消极者主破财,尤主破败祖业。流年天府,有同样意味。

现在且举一[天同太阴]在[财帛宫]的例子以为说明:

辰宫安命,无正曜,借[天机天梁]安星,戊年生人天机化忌,原命宫有陀罗。财帛宫亦无正曜,借午宫[天同太阴]安星,太阴化权,与擎羊同度,当然亦会上[天机天梁]和[太阳巨门]。

财帛宫为[马头带箭]的格局,所以自小贫困,至中年以后行至戊午大运,财运始勃然而兴,此时财帛宫借安[太阳巨门],太阳化科,所以工作有名誉,唯亦会天机双化忌,幸原有财帛宫的星曜积极,所以无防,仅主艰辛,同时招同业妒忌。

己未大限,财帛宫为[廉贞破军],为火铃照射,不宜进取,结果于此运中自行经营,唯损失甚重。[廉破]宜[同阴]安静,所以不应勉力拓展事业。

weinxin
公众号扫一扫,或许我们更有缘
三世命理揭人生富贵与悲凉,寻找内心的那份安详与宁静,愿你我一路好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