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术对天文观测的贡献

占星术对天文学贡献极大,主要在两大方面给予了巨大支撑:

1. 学术贡献:占星术与天文学在学科诞生伊始互为表里,占星术涵盖更广,天文学作为占星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后来成为独立学科;

2. 世俗贡献:天文学家以为君主提供占星预测为名义,用“我给你占星”为借口,比“我给你建个天文台提供棒棒的星表”,更能要到钱。。

本文主要讨论范围限于占星术与天文学均成为独立学科的西方。

正文开始。

古希腊时代,天文学大哲托勒密便提出,星空中的科学分为两大类:理论性的和实用性的。公元七世纪,圣依西多禄正式为两个部分分别命名,理论性的一支命名为天文学(Astronomy),实用性的一支命名为占星术(Astrology)。

二者诞生伊始,互为表里,在此后漫长的时间里,二者语义互通,指代相同。

不过,说起传统的占星术,它的涵盖面是要广于天文学的,甚至包含天文学。

一般来说,占星术分为三大范畴,层层递进:

第一大范畴,其实就是天文学。

与今天的天文学相同,当年的天文学主要研究天体的方位计算,轨道预估。在以地球为中心的地心说系统中,七大行星(五大行星及日月)围绕地球周而复始地运转。

对行星方位的预测推演,成为了天文学最早的发轫。当然,随着天文学的不断发展,天文的新发现也会被归入占星术的体系当中,随着后来日心说的确立,彗星、小行星、新行星的不断发现,这些星体对俗世的影响也会被纳入到占星历书当中。

占星术的第二大范畴,是概念。

在积累了足够天文观测资料后,占星术发展出自有的一套复杂的、在天文学里不太用的上的概念体系,对每一种天体之间的相对位置进行量度命名。

黄道十二宫每一宫在星空背景上的30°跨度,在此又被细分为三个黄道十分度(decan),两个星星与地心连线之间的交角,被称作相位(aspects),脑洞大开的占星术士几乎为每一个独特的交角都起了不同的名字:有托勒密亲自定名的conjunction (“合”,交角0°)、opposition (“冲”,交角180°)、以及简直没法翻译的120度角距trine (交角120°)、90度角距square (90°)、60度角距sextile (60°);而第谷的弟子,同为天文学家及占星术士的开普勒还嫌不够,一些次要的交角度数也被加入进来:补八分相sesquiquadrate (135°)、五分相 quintile (72°)、144度角距biquintile (144°)等等。

他们还在黄道十二宫之外,把天空分为十二等分的另一套十二宫(Houses)系统,没有任何宇宙观测记录作为基底,完全出自自己的创造。

呃,当时若想要成为一名占星术士,一定也得搞本红宝书背这些奇怪的单词吧。

建立过概念之后,最重要的是占星术的第三大范畴:诠释

以第一范畴的天文学的观测数据为原始数据,配合第二范畴中独特的概念作为辅助,来解释每个天象代表的意义、对俗世的影响,是整个占星术的灵魂所在。

比如,新的十二宫系统,就分别被赋予了自我、父母、健康、嫁娶等十二个意义。每颗行星也有本身的属性,根据某颗星体闯入某一宫,就可以得出对未来的具体预测。

这样的预测,既包括对客观世界未来的预测(被称作natural astrology),最重要的工作是——天气预报。。农人们通过占星来确定什么时候播种,商人通过占星来研究如何避开暴风,躲过海难;也包括对人类社会的预测(judicial astrology)。由于天文数据是占星术的运算基础,在此一领域,占星术创造了对准确观测数据的需求,客观上推动了天文学的发展。

但是,现在各大网站上,大家最热衷的即时算命范畴,比如根据提问时的星相预测“我这次考试能不能过”、“她会不会跟我复合”、“我能不能换个城市找到工作”这一大类——

全、都、不、属、于、占、星、术、要、管、的、范、畴。

根据提问时的天象来推算具体事件结果,其实也能算但争议极大——因为西方的占星术士们认为自己高大上的占星学应该上承托勒密的古典体系,而这一套是阿拉伯人搞出来的。西欧的学者压根看不上阿拉伯人。。

正规的算法是拿出你出生的星图来算,那张图足以算出来你这辈子的成就了,所以你要是特别相信水正水逆这些能影响你现在的心情,其实,按“古典高贵”的占星理念你已经走上了一条邪路,快回来吧迷途的羔羊。

而有了星宫图,算一个人的命运还得考虑出生时太阳在哪个星座,以及其他五大行星的位置、还有月相,开普勒就根据一个人星宫图上土星上升推测这人不可信。所以,单单根据一个人是双子座就觉得她有双重人格,真的不专业。。

比起今天,连门户网站星座板块的实习编辑都能跟你扯一通水正水逆,当年搞占星的,可全都是声威赫赫的大咖。当年的占星术士们算的都是些“谁能成为瑞典国王”、“谁会赢得三十年战争”等高端话题,比起当年占星术的先驱们,今天社交网络上每天转的“这几个星座本周有桃花”的主题,简直毫无逼格、家道中落。

占星术在当年的大学里,是每一所西方大学的数学范畴的必修课,数学家mathematicus一度成为了占星术士astrologer同义词,学天文相关学科,不学好占星术毕不了业。哥白尼、第谷、开普勒、伽利略都修过占星术课程,这些课程也帮助欧洲培养出一代杰出的天文学家。

哥白尼的笔记里尽量不提占星术,他应该本身也对占星术持抵触态度。可接下来的第谷和开普勒师徒宛然一对神棍。也是靠着占星术,从赞助者那里要来了不少钱。

第谷在丹麦生活期间,长期作为丹麦王室御用的占星术士,他为王子提供的天宫占星报告至今还珍藏在丹麦王家图书馆中,以超过300页的篇幅详细预测了王子一生之中的运程走势。国王腓特烈二世对他宠幸有加,慷慨拨下巨款在哥本哈根附近的汶岛建立西方科学史上的首个大型天文观测基地。包括宏大的天文台、仪器所及印刷厂。

 

开普勒的境遇则赶不上自己的老师,他接替老师临终时的职位出仕于神圣罗马帝国,他的天气预报很准,在十七世纪初发布的天气预报里,根据木星与火星相合,成功预测了1609年3月1日的一场大冰雹。他还编写过1595年的星占历书,他在历书中预测此年的大事有:“好战的土耳其人侵入奥地利”、“这年冬天将特别寒冷”,结果都算准确。

 

不过,适逢三十年战争,他的薪水总被拖欠。开普勒潦倒而穷困地继续着自己的天文学研究,他不算相信占星术,总觉得哪里不对还得完善,非常反对君主仅根据占星结果就作出决策。不过这都不耽误他靠着占星术帮人出版星历赚钱,曾经自嘲,说若不是占星术为天文学挣面包的话,天文学便要饿死。

 

与开普勒同时代的伽利略,比开普勒还不信任占星术,不过他在帕多瓦大学教书时,他是医学系占星术这门课的教授(没错,当时医学生也得懂占星)。伽利略同托斯卡纳的权力执掌者美第奇家族相交日笃,1609年老大公费尔南多病笃,伽利略就专程为他推演星图,根据伽利略的占星,老大公还要过上许多年的幸福生活。

 

托斯卡纳大公去世在三周后。

 

还好,这并没有毁掉伽利略与美第奇家族的友谊。

 

不论怎样,这一代学着占星术成长起来的天文学家们,联手摧毁了占星术的科学根基。他们用详实的科学观测和逻辑推理论证:周天之外的星体运转自有规律可循,不会对俗世有着任何影响。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揭示了星体运转的终极规律,辅以微积分为武器,配合繁琐的运算,几乎可以估算任何星体此后的轨道。人们开始懂得:星体的逆行不过是日心系统的自然现象,并不会让地球上的生灵遇到挫折;而星辰的引力因为其如此遥远而无比微弱,几大行星的引力叠加起来,对人的引力还不如门外开过的一辆马车。

 

当然,日后还会有人笃信占星术,星座也会成为和妹子聊天时的有趣话题。不过,在科学领域,占星术对天文学的推动终止于启蒙时代。从那以后,天文学从占星术庇护之下走到前台,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

weinxin
公众号扫一扫,或许我们更有缘
三世命理揭人生富贵与悲凉,寻找内心的那份安详与宁静,愿你我一路好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