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昌陀武格

铃昌陀武格基本含义


构成:辰戌宫安命,而三方四正会齐铃星、陀罗、文昌、武曲四曜;即入此凶格。一般主水厄或者意外灾害。紫微斗数的《骨髓赋》提到:“铃昌罗武,限至投河”。注文云:“此四星交会辰戌二宫,辛、壬、己生人,二限行至辰戌,最忌水厄。又加恶煞,必死外道”。

 

铃昌陀武格结构解析:


“铃昌陀武,限至投河。巨火擎羊,终身缢死。”原为古诀,流传於江湖而未成篇,后由斗数家整理,撰成赋文[骨髓赋],其意在於说明此结构的挫败与凶险,其情与投河、缢死等无关,就像“七杀守命终是夭,贪狼入命必为娼。”一样,加重语气只为便於记忆,易於流传罢了。

依五行相克论,昌陀武皆属金,而铃星属阴火,化气为暴,也就是说昌陀武皆受其制,然虽凶其显示的也仅是象,如无四化推动,也无作用。化忌: 卦数一六,属阳水,多管之神,四星相会,水火既济、是为凶也。文昌、陀罗、武曲都属金,铃星阴火,火可金。因为煞星星性皆属阴,其克害过程往往隐而不显,在暗中慢慢损耗,等到发现时已经不可挽救。

再者若要深究此格对命主的影响,得先看是坐何宫位?入何宫?再看本命大限凶吉,然后看流年由何星引动,才知端底,若是光看到有凶格就说是凶,那无异是乱枪打鸟,中不中就看运气啦!

此四星汇集处,一般有暗耗情形,文昌化忌不一定就马上见到祸害,到了武曲化忌凶险才现实出来。因为文昌、武曲化忌是辛、壬干,有连续作用,到了癸干,贪狼化忌亦可能出现于三方,一个宫位连续受化忌星破坏,铃星、陀罗不断损耗,真的很严重。

武曲星所居的宫位最要小心,如果没有陀罗,单见铃星、文昌、武曲三颗星,逢武曲化忌时,此恶格仍会发挥作用,不可轻忽。

 

铃昌陀武入十二宫:


于命、身宫:判断错误,体力或健康陷入危险状况。

于夫妻宫:婚姻濒临绝境,很难挽回,或生离死别。

于财帛宫:财源困窘,投资错误,获利渺茫。

于迁移宫:外表环境险恶,找不到好工作,工作不稳。铃昌陀武格

于官禄宫:事业遇到瓶颈,有失业之虑,或管理、行政上出了大纰漏,严重会有官非。

于福德宫:财务陷入困境,精神低潮。

于疾厄宫:健康陷入危险期,容易产生绝症。

于六亲宫:小心亲人的健康,或某人运势低迷,而为其烦心。

 

网友论此格之白洋篇:《铃昌陀武,限至投河》


壬年生人,武曲本命忌。辰戌二宫,因为是武曲+贪狼的缘故,而武曲为金属,化忌为“金属断裂”;贪狼是肉体,化忌为“割肉”,二者的会合,很容易是“伤筋动骨”的外伤。

辛年生人,文昌本命忌。根据安星法,辰宫的干支一定是壬辰。再走到辰宫大限,武曲又化忌。如果是午时生人,文昌入辰宫;或者子时生人,文昌入戌宫,就形成了本命、大限、流年三代忌星交冲的局面。文昌是文书星,乃合同、契约一类事情,武曲则是正财星,主管商业活动,武曲忌+文昌忌的组合,很容易是破产,或者房产断供一类事情。

己年生人,文曲本命忌。如果遇到壬辰或者壬戌大限(流年),武曲忌冲起文曲忌,最容易发生所谓“水厄”。容易因溺水,或者肺病,甚至被食物呛着等原因而导致无法呼吸,严重者窒息而死。关键在于武曲星的五行属金,而金对应肺部,主管呼吸道。

《骨髓赋》特别强调辰、戌宫垣,其实,只要某宫位的三方四正凑齐铃星、文昌、陀罗(大限、流年的文昌、陀罗也算)、武曲这四颗星曜,再有流年忌星冲起,就形成斗数的一个重要恶格,和“巨火擎羊终身缢死”相提并论。但是,为何“限至投河”,却没有加以说明,以致学者众说纷纭。

而白洋认为,这个紫微斗数的“铃昌陀武”格局,和飞行术语——“死亡螺旋”类似,表示一种无法摆脱的、最终导致毁灭性后果的状态。死亡螺旋,英文是“death spiral”,是因为飞机失速,一边螺旋,一边往下掉,飞行员失去对飞机的控制,无法改出螺旋状态,最终飞机坠毁。后来经济学家也引用了这个概念,用来描述某种不断加大投入,但注定是一个无底洞的失败商业活动。

总之,“铃昌陀武”和“死亡螺旋”,都是一种死循环,好比在洪水中被卷入了漩涡的物体——没救了,是注定要失败的(doomed to fail)。比如宋末抗元英雄文天祥,屡战屡败,始终无力回天。

weinxin
公众号扫一扫,或许我们更有缘
三世命理揭人生富贵与悲凉,寻找内心的那份安详与宁静,愿你我一路好走。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